聚焦副都崛起 通州区域发展论坛
      2014年1月23日,中国日报网房产频道成功举行“副都崛起——通州区域发展论坛”。东御苑总裁 王冰、泰禾集团营销总监 张大东、富华置地营销经理刘宇飞、全国首位购房导师冯国亮出席开活动,各位嘉宾就通州区域发展、产业转移、投资机遇等话题结合自身实际展开热烈讨论,北京两会,也提到了副中心这样的呼声,这一块尤其是通州区的板块,通州区的板块,已经引起了又一轮新的高度重视,所以我们把这些大腕们请过来,也是就通州区发表一下各自的高见,指点江山,把通州区下一步的举措,产品的策略,还有营销的策略,还有它的走向,我们做一些深入的探讨。 [详情]
 
 
导读
 
活动时间:1月23日(周四)
活动地点:中国日报网6层访谈室
活动流程:

14:00------14:30 嘉宾签到
14:30------16:30 主题沙龙
16:30------16:40 集体合影

媒体支持:
  新浪网  搜狐网 搜房网 
 
 
  图片报道  
全国知名购房导师
冯国亮
泰禾营销总监
张大东
富华置地营销经理
刘宇飞
东御苑总裁
王冰
中国日报网房产家居频道主编吴海花
 
 
访谈实录

  中国日报网讯:2014年1月23日,中国日报网房产频道成功举行“副都崛起——通州区域发展论坛”。东御苑总裁 王冰、泰禾集团营销总监 张大东、富华置地营销经理刘宇飞、全国首位购房导师冯国亮出席开活动,各位嘉宾就通州区域发展、产业转移、投资机遇等话题结合自身实际展开热烈讨论。

  主持人:通州区域驾驶论坛现在开始,今天邀请的嘉宾有全国首位购房导师冯国亮,泰禾营销总监张大东,富华置地营销经理刘宇飞。

  其实特别感谢冯老师,感谢大东,大东我们早就闻听您的大名,希望您早日来到我们的日报参观,这次请过来也很不容易,还有宇飞总,也非常感谢几位在百忙之中作客中国日报网。

  其实我们这次在北京两会,也提到了副中心这样的呼声,这一块尤其是通州区的板块,通州区的板块,已经引起了又一轮新的高度重视,所以我们把这些大腕们请过来,也是就通州区发表一下各自的高见,指点江山,把通州区下一步的举措,产品的策略,还有营销的策略,还有它的走向,我们做一些深入的探讨,关于北京副中心的这个事,我们冯老师是比较有见解的,这一块您跟我们分享一下内幕的东西没有。

  冯国亮:好,谈到通州呢,我们相对来讲,体验更加深刻一些,我还记得2009年,当时我到通州,在此之前实际上,在2006年的时候,在报纸上当时就有过提出来,通州呢要超越将来会超越上海浦东这样的说法,只是说咱们老百姓,以前对这方面没太注意,这个规划也一直没有落地,那么到了2009年12月份,当时北京市委全会,提出来要建设北京的副中心,国际化新城,这时候呢,我们说通州就逐步的热起来了。

  那么到了2010年3月份,当时在百叶酒店,召开了通州区的规划大会,结果呢就在开会的前后一周多的时间里面,通州的房价就出现了暴涨,当时我的印象很深刻,有两个领导呢,一看通州未来远景规划这么好,也想来看,后来就让我到中介公司去问,后来我一问,我说因为年前的时候看还是一万二左右,结果很快就涨到了一万七、一万八,我说这一波的房钱要过去了,就暂时没有买,也就是说到了2010年3月份,是通州那一个阶段性的高潮、高点,那个时候大家突然发现原来未来的通州是这样的,但是呢到目前为止,咱们这些老百姓,对什么是副中心也还不太理解,这次在两会当中,我看到有一些人大代表就提出来,副中心要做一个新的战略规划,然后呢,就是说要把它提升到上海浦东,天津变成新区,追度天津这样一个战略上去,也就是说要区别于传统的区县这样一个格局。

  我看到这次的北京两会报道里面,市长也明确提出来,北京周边的新城发展要分级,分成了三级,第一提出来的城市副中心,就是通州,第二个叫做综合性新城,综合性新城咱们知道的,大兴亦庄、昌平、顺义和房山,那其他的周边像延庆、平谷,这几个周边北京其他的相当于是远郊的几个区,就叫区域性形成,这是第一次非常明确的,把北京的几个新城做了一个定型,而且很明确的提出来,北京通州是唯一的副中心,在未来作为北京市发展的重要方向,这样呢,也就是说马上可能要做一件事情,就是要修改规划,修改规划要做通州区北京副中心的2020年的规划修编,进一步的明确通州定位,然后具体的一个实施的方式和方法,这样的话,在四年前所做的基础之上,让通州再上一个新的台阶,所以我说今年总体来讲,从大市的方面来看,通州崛起是大势所趋,一个方面是趋势和政策层面上的。

  另外,通州的交通,今年包括轨道交通、六号线二期要通过去,包括道路都会有一些明显改善,还有通州的一核五区会出现地上建筑,会分分崛起,像富华的长运河基本上都成型了,马上几个定标形的建筑,新北京中心,还有环形的彩虹之门,几个标志综合体一旦起了之后,整个通州区给咱们的形象就会眼前一亮,我们说四年前,靠五百米高层的宣传形象,把房价很快的翻了一倍,而今年呢,我们说是踏踏实实的,就这些项目,我们说已经起来了,把通州整个区域的价值就夯实了。另外,除了核心区以外,其他几个区域,在今年都会有明显的地上建设都开始大规模启动,从发展的角度来讲,我认为今年将是通州区崛起的一年,也就是从今年开始,北京通州的副中心这样一个定位,我认为更加深入人心,前一段时间我们也在讨论,是不是从央视,将来可以做一档节目,专门做一个副中心,让更多中国老百姓能够知道什么是副中心,将来我们现在建设很多的新城,实际上有一些也算是副中心,但是建的比较乱,出现了很多鬼城的现象,到底是说副中心,新城该怎么搞,我认为通州可以作为全国的样板,来进行示范和推广。

  主持人:冯老师说的特别棒,尤其是副中心的全国各地都在主张,都是出现好多鬼城的现象,但是北京通州作为副中心的话,确实起到全国样本示范作用。通州区由于八通线过早甩过去之后,通州地产很早就非常火,包括泰禾的项目都是很高端的,最早都卖的很贵很贵,占线也达的非常长,而且我们富华这边也是企业的会所,差不多一度也有一两个亿了,其实目前来看,开发商甲方已经率先把高标准产品已经提前面世了。

  张大东:其实好多人都不知道,国内目前卖的比较贵的项目,现在都在通州。

  主持人:对,提前一步已经做了这些事情,但是有一个问题想先文一下东总,虽然政府有这方面的考量,副中心已经提到政治的高度,其实通州本身具备这些潜质,一些相应的产品已经陆陆续续的推出来,我们即将推出的彩虹之门等等,但是实际上来讲,这个副中心,它的受众层面,营销和消费层面,能不能真正去支持,能不能那么多有钱的人到那去买房子,像以前一两个一栋的那个,政策层面没问题了,你看冯老师也不遗余力在说这一块,那实际上到底会怎么样呢?

  张大东:其实刚才冯总讲到的,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受众群体,在看我们这么高端的产品,包括我们也好,包括宇飞总也好,其实刚才冯老师已经讲了副中心区域的发展趋势,而且讲到所谓的政府提到一核五区。如果按照传统意义上的理解,我们做这么高端产品,按照做高端产品传统意义上来讲,应该最先讲的是土地价值,还有产品价值和品牌价值,把三个价值点要梳理在一起,才能去打造这个,就像我来泰禾之前,我在中赫。

  主持人:中赫也是高端的。

  张大东:对,中赫也做高端的,就像我们自己2008年开始做的,到今天即将入市的万柳书院,就像这种产品,一定是把土地价格放在第一位的,所以说什么叫土地价值,那就像刚才说的副中心,这两年通县发展的趋势。

  可能在以前看来,我们做一个纯高档产品来讲,通州的土地价值不是传统意义上理解的,不是所谓的富豪区也好,或者是什么也好,可能像万柳也好,比如说这种区域,它属于传统富豪区域,像去年我们拍的八号地,这是属于东边的传统富豪区,像万柳这个区域属于西边传统富豪区。在通州本身这个位置比较偏,它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但是后两个价值点,包括宇飞他们的产品也好,我们从产品价值本身,从产品研发到设计,哪怕从外立面从里面结构,同功能性、尺度感等等,能够体现产品价值的各个点上,可能我们都能做得到,这是我们做高端产品。

  下一个说品牌价值没有问题,也包含两部分,一个是开发商本身的品牌价值,还有一个是后续服务的品牌价值。现在探讨如何用产品价值和品牌价值实现高议价。随着这两年通州区域发展,可能土地价值也在体现,打破了跟以前,包括说的更具体一点,可能像我们产品,就是比如像(13:45)这条路,对不对,在修好之前,跟没修之前差别太大了,那就是说是整个区域价值它也在提升。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群来看产品,一定是跳出了很多,我们传统意义上的,比如像宇飞产品,他们已经是不是低居所的概念了,已经跳出了产品本身之外,上升的高度已经到精神层面的东西了,受众群体实际上遍布在各个角度里了,可能我们去抓三五千万客户群体,我们能够抓来,比如说可以跟冯老师合作,冯老师有很多资源,我们可以进行资源整合,但是真正说像上亿也好,几个亿的产品,从某种角度上说,可能还真不知道藏在哪个角度里。

  所以说,从我们做高端产品刚才讲到的三个价值点来讲,土地价值、产品价值跟品牌价值,一定是会有结节。但通州本身区域内,我觉得这几年的方式已经非常清楚了,整个区域价值是在提升,包括刚才讲到的这么多产品,包括万达整个的商业综合体项目,今年都陆陆续续在落地,还有本身在区域内相关配套。因为这五区,无论是文化产业区、国际区,或者是什么业务,什么区等等这些,包括医院合作,跟北京这些大型医院的合作,包括离我们很近人大分校建立、本影,整个都在宋庄的区域内,和整个产品辖控范围之内,等等这些东西,全部都在落地,把整个区域价值,和土地价值都在提升,我觉得这对于我们在通州区域内做高端产品来说,是一件好事,还是很幸福的。

  主持人:谢谢,其实东总他分析的受众层面,其实我们也可以看,无论是配套升级,也可以总结出通州,不仅仅是北京的通州,也是世界,把好多的富人吸纳过来。

  宇飞总这边,您两个亿的会所我亲自去看过,在亮相的时候,其中看了一下,我不知道是不是楼王?

  刘宇飞:应该不是。

  主持人:其实那个我感觉,刚才东总所说,三五千万、一个亿都没产品,您那个产品本身就一两个亿,他的身价至少十个亿,或者几十个亿,才是你的受众群体,目前我们想做实际的案例分析,就像现在的企业都卖给谁,卖的怎么样?然后也一个尖锐的问题,我们肯定会接触非常多的意向客户,他们肯定是有的买了,有的没买,没买肯定说一些理由,目前大家对通州提出了哪些意见?

  刘宇飞:还是借冯老师、张总这边,其实前边说的话,我先说一个大前提。

  我们先不提我自己的东西卖多少钱,这个东西是价值决定的价格,无论是我们刚才想,到底通州的这种高端项目也好,或者是说企业会所也好,是卖给什么人的,那他所卖给的人并不是局限于一个地域,您刚才最后总结的话一样,我们所面对的客户不是通州一地,也不是北方一地的客户,因为北京座位中国政治经济中心,其实通州如果作为它的副中心,它承载的是政治经济中心区的作用,可能至少是在北中国区域是相当集中的地方,我们说环渤海经济圈,环渤海的总部基地,大部分企业都会把自己的机构放在这里,甚至说全国,想当年多少的城市驻京办,其实这是一种现象,对北京核心区域的体现。

  那么对于我们的客户来讲,其实他们更多的,我们面向的是什么客户,我们面向的是已经到了一定需求的企业家,或者是高端企业,他们对在我们这个项目里,我们要承载它的很多展览、展示,自己的一些高端办公这方面的功能,不是居所的概念,其实我们希望,在这一个建筑里,承载的是尊严,也就是当代中国企业家的想法,一种面向世界的感觉,在跟你塑造自己的层级。

  我们目前为止,因为我现在还没有开盘,预计的客户有一些,没有真正达成销售,现在不可能不太能回答你,我已经卖了多少这个问题,前面我们接触了很多高端客户,他们对于通州区的发展,其实您到我们那去之后,陆陆续续有很多人,包括业内、业外都去看过,对于整个通州区规划,其实都是第一眼见到通州核心区规划图的时候,大家都觉得,都会感觉比方说像纽约的曼哈顿,像东京的涉谷也好,这些板块它的东西,它能感觉得到,这些客户因为他们目前的中国企业家们也好,这些高端客户也好,他们眼界是非常开阔的,不像以前说,最早以前说,很多人的概念是有钱人,当时理解都是土豪,来了看,看什么恨不得都是黄金贴得满面,那是高端货,其实现在不是,包含从设计层面、产品规划层面,大家都开始注重文化感,像大总统他们的泰禾项目也好,包括以前项目也好,其实内部都注重文化元素,都注重客户的精神层面感觉,其实我们在做的时候也是,也是在考虑客户在这里面是要买一栋房子,还是要体现它的精神需求,精神需求层面很多。像我们集团之前一直在做的,包括自己的俱乐部,其实以中式元素为主,我们也是把中国传统文化东西放到这里,比如说大运河,通州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地方,它有很多的名人。

  昨天我们在通州区,我也参加了一个活动,通州区的艺术家一块在一起,形容大家说通州,通州的历史名人、历史估计非常非常多,包含最好的是舍利塔,这是全国唯一存在的一座,过去说的舍利塔,它也是号称大运河过来通州以后,第一个看到的建筑,同时运河又承载了中国多少年,昨天跟洪局长聊天的时候说,他说长城代表了什么,长城代表了中国汉民族防止外敌入侵过程,长城很深。那么运河代表什么,运河代表着流通,一般是挡的,一边是通的,流通文化,财富的流通,那么在这个区域,通州借运河区域,渤海区域,中间的位置,它有一些天生、天然的因素在里面,同时,从过去的人口集数发展,从北京整个大城市区域发展,其实最重要的不是地铁的问题,是一条京东快速,连接的问题。

  整个通州区域的价值潜力,又加上我们这个产品,对于高端人士的了解,对于这一块,其实之前冯老师我们聊天的时候,其实富华在这个区域,是给所有周边区域做配套的,我们是来做商务配套的,因为我现场,我有长安俱乐部,我有私人会所,包括未来我们有中心,那么这几部分,其实是连串、贯通的,我们叫它中心,我们还有商业,那么这部分主要是给区域做大的配套,大的建设。其实这个区域,包含我们几个地标性建筑,又把通州区重量级商务氛围提升了,那么这个氛围提升了以后,其实商务需求是非常高的,我们一直在讲,以前卖房子讲几点,地段、地段还是地段,只要地段好就不求卖,这个房子肯定卖的贵,那我金宝街的,长安泰禾它地段就是好,我也不愁着的卖,放那卖着就行了,但是长安运河其实在一个新兴的地段,这个东西大家看到了,我的客户看到了也好,周边的朋友们看到这个景象也好,确实是感觉,这个地方的升值潜力是非常高的,最后回答您的问题,目前对于客户感知上有问题的,因为整个核心区域,其实我特别羡慕大总统那边,陆续修完了以后,整个形象就形成了,区域就已经很规范了,但是我们所在的区域,还是一个大的全面开空的区域,有若干的项目,包括跟绿地、绿城、保利,我们大家一块在聊天的时候,整个区域目前为止,因为它是全面开空的项目,它的配套还是在进行中,这一块东西对于我们来讲,其实目前是制约我们的问题,包含我们跟政府在协商,包括跟通州区的领导在协商的时候,他们也是尽快、加快我们这个速度来建设,但是可能面前来讲还是一个小问题,对于我们来讲。

  主持人:宇飞总详细介绍了自己产品的过程,其实挺好的,但是有一个问题不容回避,高端产品来讲的话,你刚才说的地段、地段还是地段,其实我们可以用事实来说话,无论是西边一号院,我们跟他们关注度比较密切的楼盘,西边的高端项目,其实它甩的就特别快,很快的开盘,很快的卖完,你们觉得这个话题敏感,我们可以不播。

  张大东:这个不敏感,这是一个现实问题,西边这个产品,因为本身我自己也是北京人,我就是西边长大的孩子,我就是部队大院里出来的,我从小到大我就长在西边,西边的这种地域情节是非常强的,因为老话是叫东富西贵,这个贵是什么意思,权贵的意思。那就是说,老北京遗留下来的这些东西来看,从元朝北京开始建成,所谓皇家园林,皇家能够留下来的院落,全部集中在西城跟海淀,就北京西部这一块,延续到今这种权贵,我们说北京有大院情节,西边人住的很稳定,因为这些年我也是在西边做项目,像万柳这些,拿我们自己都能现身去说法,我西边人是一种很稳定,就是说大院的情节,三个元素构成北京所谓的大院情节,第一个部队,第二个机关部委,第三个学校,这三个是构成这个,那你看看北京80%-90%以上的这种,构成这些元素全部在天安门以西。

  像所谓这种权贵,还不是大领导,像目前北京市委班子里,有几个住在北京城东边的,没有吧,更何况中央级的领导,有住东边的吗,有一个算一个,你可以自己去看。就光我们万柳项目门口,市长办公室就住对门,还有两副市长,还不用说太那什么的,西边这种客户群非常固定,非常好抓,其实我们都分享一下什么样的客户群体,外界老说赵总那些,赵总是我们前任的CEO,在2011年的赵总就离开了,不是老板。

  只有在那个区域内,打造出那个产品,针对那个客户群体,那一百多套房子,总共有61个业主,就把它消化掉了,红二代,不是现在理解的官二代这种概念,比如说像小雪这种80后的孩子,她父母是官,我们叫官二代,就像习总,他的父辈,恨不得都是当年跟着老毛、老邓打江山这批人,这种人你让他跨段,45岁-70岁之间,这种人就是这种红二代为主的人,这改革开放三十年,这种贵是有权,现在是即有权又有钱。

  主持人:他有权就有钱。

  张大东:而且你看像万柳书院,到现在没开盘呢,可能过完春节要拿证,因为去年跟北京院子一样,通向这一批把证给截杀掉了,今年我们北京一号证的,2014年第一个证是已经拿下来了。

  主持人:就泰禾这个?

  张大东:对,北京一号,1月19号,就是这个礼拜天拿到的,这两天他们正在那加班加点开盘,争取春节之前收钱了。

  主持人:春节之前开盘吗?

  张大东:其实开盘是形式,肯定开,这两天在做点准备工作就可以了,其实续客工作续的非常好,到时候一开盘又是清盘的东西了。

  因为您特别提到西边,因为西边我太熟悉了,本身我就做这么多项目,我还住在西边,就拿万柳书院这个项目,媒体上写什么1比8,那用北京话是有点吹,现在说1比5没问题,虽然没开盘,但是现在是1比5,300百套房子1500组,那是踏踏实实绝对没问题,也是开盘照15万冲的项目,万柳书院肯定15万了,照15万冲的项目还能达到1比5。

  主持人:没有可比性。

  张大东:对。所以把话说回来,东边通州的产品,包括宇飞他们那边也好,我们不回避这个问题,拿过来以后,最大的抗性是什么,还是地方的问题,对地段价值认可不认可的问题,我觉得产品做的都没问题了,当初我刚一过来的时候,宇飞他们效果图的感觉,我就问题他们说,我说这个东西,给周老板看,给老周看看,他喜欢这个风格,我说这里面有老李设计的,同一个设计,宇飞他们产品跟万柳也好,都有一些相似的东西,刚才您说的我们不回避,就是地域认可的问题,这是最大的问题,产品无论是老院子也好,还是像宇飞也好,在产品上很多东西已经很下功夫了,就像刚才讲的,是在功能上一些细节上,也很下工夫,您有空再去看看老院子,现在新的产品,相当下功夫,不会比我们东边这些豪宅,就是目前这些,我也等着卢汉清(音)他做世界级豪宅什么样,我也拭目以待,起码现在呈现在市场上,大家觉得口碑非常好,比如说像(11:07)大家口碑都非常好,在做产品这个东西,我觉得老院子的产品,包括在细节上,不会比他差,但是呢,还是对区域价值,就是作为传统意义上来讲,无论是商务部门也好,还是住宅上也好,我觉得还是需要一个过程。

  我们针对的客户群,真不仅仅是通州、北京,真是放眼全世界的,高度咱们一定要有,就这个高度肯定是要有,要不然你也做不了,而且必须超出产品价值之外,产品已经是做的很好,我相信他们做的产品已经很好,没有问题,很用心的产品。

  刘宇飞:下功夫的在做。

  张大东:对,我们面临客户群体就是金字塔尖,最尖上的这部分人,就像刚才宇飞和冯老师讲的,这些人他去的地方,可能比你我都多,可能看的东西也比你我都多,他手里有十套二十套三十套房子,都有可能,那你说在面对这帮人的时候,你还能用一种什么样的概念,给你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方式,还是怎么怎么样,那不瞎扯淡吗,你要做什么,就踏踏实实把产品做好,产品本身的细节上去下功夫,这就是产品价值怎么去体现的问题,刚才宇飞也讲了,产品价值非常非常重要。

  主持人:我们隆重欢迎王冰总裁。

  王冰:我来学习学习,比较年轻,入行时间不是特别长,也算是子承父业,一直跟着老爷子学,虽然学的是本专业吧,原来学的是建筑设计,但是房地产我觉得还是对于我来说,尤其是营销,不是特别的熟悉,在产品和设计方面我还比较熟悉一点,我是一直学建筑设计出身的,原来在设计院里边干过一年,后来老爷子病了,我才回来接的班,我听您刚才说的那几句话,应该是泰禾的。

  张大东:我在泰禾待的时间不长。

  主持人:其实大东总,我要问的话,我觉得您特别特别棒,我要表达什么,你一下子能知道,而且之前我还没问,你就已经把答案说出来了。

  张大东:因为正好你问到西边,正好我对西边比较熟悉。

  主持人:其实大家在探讨通州的区域,北京两会把通州做副中心这个高度又开始拿出来说一轮,其实这个格局像冯老师经典名言来讲,财富东移的迹象,但是你想象,通州区域,包括地缘的抗性,李嘉诚也说地段、地段,现在政治高度有了,产品也没问题,富华做的确实非常非常帮,你给企业老板定制的会所其实都很好,包括老院一直都是这样,其实可以从一个问题问到您,您作为有钱人,或者作为有需求的客户,您愿不愿意到那边去选择你的产品,从居住到考虑,我们这边有一个企业总部的会所,可以实话实说,不愿意就说不愿意。

  刘宇飞:北京这几家市场,不全都往外迁吗?

  王冰:对。

  刘宇飞:每迁一个市场得迁多少人呢。

  张大东:产业转移。

  主持人:刚才王冰总说的好,通州区其实经过纪念的力量积累爆发期,王冰旁边的张总,他也是资深的媒体人,作为媒体的代表,张总发表一下您的观点,从最早八通线通了以后,到咱们去那边看盘,像世纪星城、还有西华林(音),都是有标志性的,我们张总几乎每个楼盘都去过,做一个见证者,看到了通州区域的发展,说一说您的看法,今后的发展趋势。

  张总:其实这几年,我感触比较深的就是,因为几年前通州一个楼,价格已经在三千到四千左右,非常便宜,那会的楼,像北苑那几个楼盘,基本上没有人买,好多开发商就找到我们,拿了钱恨不得你给我们做广告,就处于这个状态,但是这几年,因为八通线的开通,还有目前的地铁,持续的轨道上边的开通,还有包括快速公交,现在就他们的房价发展的非常迅猛,去年万达这一块,房价已经非常可怕了,据说在万达搞这个活动的时候,当时冯老师也去了,当年的价格应该是在四万左右,非常可怕的,短短十年翻了十倍。

  刘宇飞:他们那快先开的写字楼,就公寓那部分应该到四万左右。

  冯国亮:这是这样的,他们刚才提的是区域的发展大势所趋,第二个,他们都是分产品为配,都是做产品。另外一个,通州现在已经上升到三万,大家不怕将来会跌下来,因为价值基础性夯实,最后是什么决定区域价值呢,他们是说地段,实际上是资源,你这个区域内所包含的教育、文化、医疗、体育设施、商业的配套、人文方面,这些综合起来,它构成了整个区域的价值基础。而通州的区域,最近我也在网上查了一些资料,郭德钢还有一个段子,描写通州挺好玩,通州是一个有历史的地方,它跟原来的天津,他们两个作为北京来讲,平级的这种,通州吗通州,所以从我的角度来看,中国在历史上比较有名的地方,现在都在出现一个复兴的情况,所以我认为,通州我们不仅仅说它是一个崛起,而更要强调它是为通州复兴,你看它刚才提到的城墙,通州是一个文化底蕴非常深的地方,刚才说出来是历史上有那么多的名人,到现在你们有没有发现,北京好多北京有名的文人都在通州,像原来的文化部部长也是通州的,通州是一个文脉非常好的,所以通州从整体上来讲,不仅是在文化层面上,还是区域发展,我认为整体是一个复兴,所以咱们感觉不仅是崛起。

  复兴体现在什么呢,我认为,一个是区域大的环境,原来你们看房的时候,好多人都移过去了,但现在通州马上要变成新的产城融合,可以作为国内生态城区的示范,所以呢,整个产城一体,整个通州相当于自运营,因为历史上它也是这样一个情况,所以呢它最后现在包括市里面,这些给的定位也确实比其他的区域都高,比其他的新城定调都不一样,所以我说,包括各个项目也好,将来在做通州品牌的时候,一定要脱离之前做的定调模式,你看现在已经明显的能够,从我说的这几个方面,包括文化、经济处于复兴的角度。

  副中心我们也要好好的打造,到底什么是副中心,现在说来呢,绝大部分人都说不清楚,老百姓没有概念,但是有一点他们有概念,当年的一个口号,超越上海浦东,大家马上就知道了,这个有感觉的,当时真的就一句话,把房价就给顶起来了,现在通过整体的崛起,另外和资源的导入,现在通州一核五区,实际上是一个导入资源的过程,各类高端资源,学校引入比较少,人民大学、电影学院,你看导入的包括现在咱们做的产业也好,产业升级,通州区不是像别的地方,有一些产业是转移的,三高产业现在是都在进行创新,导入进来了,像他们做的这些都是高端的项目,最后导入的都是高端资源,剥削通州区房价都在上涨。

  主持人:谢谢冯老师,从资源和政策层面上深度解读了通州的地产市场,我们通州这个区域四五年也开始爆发了,虽然有点迟到,但是终于也爆发了,我们作为通州地产开发商来讲,怎么样抓住这一轮机遇,怎么样或者换句话说怎么样把购房者抓住,让这些房子更快的卖掉,从营销层面,你们做好准备了吗?有哪些策略?

  张大东:因为刚才冯老师讲了以后,我觉得集中在高端产品上,因为现在不仅仅是高端产品,是下边的整个市场的一端。北京的市场比较特殊,这个我们实话实说,是一个相对比较特殊的市场,讲我们自己的盘,我们的这些项目,28号开盘,一天清了以后,一起清了773套,大家说怎么样,其实我就给了四个字,我说这就是北京,当然了,可能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自己也做了大量的工作,刚才讲到了,在产品上下了很大的功夫,现在很多人在学习,或者怎么样也好,但是市场的技术,这些高端的钢需,不要把钢需弄的那么高,15万一平方米也是钢需,高端钢需,这些需求都是不一样的,就像万柳书园这个属于高档校区,但是靠下一些的产品,现在市场需求还不一样,所以我就说了一句,这就是北京,不要说谁能力,或者是怎么样做好准备,目前的市场我觉得还是明摆着的,再加上在产品上做一些相应的,无论是高中低,在产品上还是要下很大的功夫,所以说在推广策略上,有很多新的探索,脱离我们传统的海陆空,立体轰炸这些东西,把这些资源进行整合,进行跨界的新模式,而且目前大数据时代如何利用,突破常规的这些。

  北京时候这个市场,而且就是说,通州这个区域目前情况,像我们老院子等等那些产品,他们的区域或者其他也好,作为项目产品里面,这个区域力量还是很强的,所以说在台湖这个产品一样,我们也寻求突破,不是说我想卖这个价格就能卖出来,在推之前谁也不知道台湖敢卖三万多,其实我也能卖出三万二这个价格,我觉得目前这个区域内,刚才冯老师讲的很对,现在实现一核五区也好,实际上还真是资源的整合,资源的导入,对于整个市场来说,不要光看尖,整个还是有很大的弹性。

  所以说在这么好的条件下,我能够卖的这么好,能够做好这个市场,这是一个情况。

  主持人:其实土地是不可复制的产品,土地是建楼用一片就没有了,包括台湖,其实这个现象挺难得的,因为我们是媒体人,和你们内部真实情况有两种,其实我也接触一些老板。

  张大东:就这个日光盘做到一种什么程度,在市场上整整干了二十一年了,做一些房地产方面的事情,不是说今天是一个虚假的数,或者是我做出来的,当然前提我会说我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是这个773套,现在是什么程度,到12月31日有3天时间,773号签约完成了770套,三天三夜赶上了,这是三天签回12个亿,实打实的,今天是台湖内部的头号新闻,确实是非常非常难得。

  主持人:超出想象之外了?

  张大东:对。

  主持人:那老板有没有回头找你们,老板想我给你定这个价格,因为他也是这个房价,其实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张大东:其实最开始呢,就是说在去年5、6月份的时候,大家讨论的时候,那时候想到的是,能卖到两万五、六也就可以了,因为那个楼盘价在那摆着呢,那个是一万一千多,说五六月份的时候是两万五、六,后来到音乐节之前,那一段时间。

  冯国亮:但是那会儿好象是,保守的说二万七、八,那会儿我去了。

  张大东:其实批的价格,批了三万四。

  冯国亮:这个价格确实是,因为我感触比较深的,在你们开盘之前,有一个跟你们类似的项目四季悦城,它那个也是开盘价定在21600。

  主持人:卖的怎么样?

  冯国亮:也是排号比较火爆的那种,在北工大开盘当天应该是上万的。大概是两万五六,你们刚开始定的时候,就在两万七八比开盘价还要高,所以当时我就琢磨了这个,一个是区域的原因,区域好像比他们那个要一些。

  刘宇飞:这个市场是这样。

  冯国亮:有些东西还是要排号。

  张大东:其实早上我去的很早啊,可能其实他们定的八点,七点钟我就去了,排了两千多号。

  主持人:731套房就两千多号?

  张大东:两千两百多号吧,差不多。所有的名单,就是打了这些,也就放下,我拿过来我就看一遍,我看一遍,我就看看身分证号,看年龄阶层,基本上我跟你说,八零至九零。因为这个产品针对性也是很强的,就针对三十岁上下,二十五岁到三十岁这一批人,刚刚结婚的小两口,在东边来上班也好,来工作也好,因为这种产品它也是过渡性的产品,可能过渡个三五年上下的这么一个产品,基本上就是八零,还有一批,就是大家已经压了很久的,还有一批我觉得是30%属于投资性的,60%以上属于八五后。

  主持人:其实泰禾创造了销售奇迹,我们现场采访一下我们八零后小美女,您作为购房者,你选择不选择它的那个。

  张大东:有很多媒体都买了这个房子的。

  主持人:确实是一个。

  张大东:对,像这边属于过渡性,当你有小孩子以后,你就想往这边迁移,为什么西边那么高端的产品,也是一种高端钢需,就万柳也好,或者其他也好,刚才冯老师一再强调资源,这资源是包括几方面的,对不对,我刚才说了,他为什么强调这个,因为这些引申出来,包括周边的市政、交通、医疗、学校等等这一系列,所有这些资源全部体现在土地价值、产品价值跟品牌价值,还是体现这些东西,当你有了孩子以后,你想一想,上幼儿园无所谓,幼儿园可能大家现在,可能还不是特别的,但是你有条件的话,送一个好一点的幼儿园也无可厚非,但是一旦幼儿园这三年三快的,从三岁到六岁这个阶段一眨眼就过去了,这些都是有数的资源上去扎,这个可能无论是中学、小学,可能在北京的西边,这些都是固有形成的。

  主持人:所以说我们大东总泰河这个产品,出去了七百多个,就像抓住现场采访的这一位,正好抓住了这些心理。

  张大东:我们自己内部严格买,都严格要求在1月5号之前,签完之后把钱要交清,都没有去走什么道路,包括我自己都是这么做的,就更何况那些普通来购房者的人,这些就实实在在的。

  主持人:咱们看看这种,是不是一个个别现象,还是整个通州区都会有销售比较好的情况,你看是好了,那宇飞总呢?你那个七百多套是12个亿,他那个七八套就10几个亿。

  张大东:就跟老院子似的。

  主持人:咱们可以用量,或者数据来比较一下,当然还没有签约,我们都开始意向认购了,用案例来说说通州高端市场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同时在新的利好政策下,我们会有哪些营销新的手法和手段?

  刘宇飞:我觉得从营销高端住宅角度来讲,我这一块不属于居住性的产品,它还是属于偏商务一点的东西,这个角度来讲,其实我觉得目前以通州的市场来看,大家开始,我觉得是和高端产品一样,目前地产市场是趋于理性的,由于是在北京的市场情况下,客户的购买行为,其实为什么能去那么多人,刚才您这边也说,大东那边是满足客户的心理,产品定位,但是我觉得,其实最重要的第一点,是做好了产品,刚才张键也在说,同样一个项目开盘,一个卖两万三四,一个卖两万八,两万三四和两万八,为什么去买两万八的,为什么呀?因为在于客户来讲,如何做好终端客户的需求,如何考虑它的需求,我不是说北京,我就是说外地的项目,因为我们在全国也有不少的项目,我在外地的项目,比当地的平均均价高两千块,那为什么我开盘的时候,就能认购一百多套,其他的人他们开盘认购三四十套,为什么,因为首先我做好了产品。

  那么其次,为什么现在通州区整个发展,就是之前一般的开发商,咱们提到了实际行程也好,比方说这些项目,开放商很多,通州的开发商很多,但是逐步通州越来越拿项目,继续能做下来了,你看他们所操过的盘,其实有一个阶梯式的增长,包含所有的户型设计,这是一个硬性条件,无论做什么盘,现在北京市场非常好,有没有烂尾楼,有很多,不是说我想象每一套房都有人买,北京的房价炒的也很高,不是这样的。

  所以说它未来整个的市场发展,包括它的整个商务环境配备来讲,越来越多高知高产的企业,包含可能这些人才会流向通州,副中心起来以后流向通州,那么对于居所的要求,就会越来越高,那么这种高质的项目,一定会变成很抢手的,出现日光盘不奇怪,一定要看是什么样的产品。其实我自己说句实话,我现在自己的长安运河做好了,它是前置了,为什么前置,当然有很多的原因,在核心区的唯一的一块低密度的用地,可能我的售楼处是所有北京市级领导来去参观,去看核心区,必去的一个地方,他们必然去到那个楼上看核心区的规划,看这些东西,是这么一个地方。

  那么真正向我这种商务配套性的产品,应该等到核心区大开发以后,再来进行绝对是,我们自己形容它是什么,比方说在2020年以后,我把百悦给炸了,那放一个四合院,你觉得这个东西钱,是这样一个概念,我周边都是高端商务写字楼以后,我来面世它是一个不同的前景,可能我现在提前因为各种因素提前面世了以后,也在接触,现在我只能像冯老师之前聊的那样,现在只能跟大家讲规划,五年、十年以后的规划怎么样,讲前景,但是这个前景建立在整个通州区以上的,也是在想说,我们要合力去塑造新的通州形象,通州以前什么形象大家都清楚,目前我们说它是对比,纽约的曼哈顿,你只能是对比类别,或者是上海的浦东,但是它的前景,它现在如何,现在大家看到的一片工地,我们去给它描绘美好的蓝图,是这样的概念。

  所以这个相对来讲是一个长的过程,但是我觉得在手段,现在小手段不关键,饥饿营销也好,什么样的营销也好,这只是小花样,对于目前日渐成熟的消费人群来讲,这些花样我觉得大家都看透了,可能我去一些其他的小地方,去玩一些好花样也好,但是在北京没有,用不了,都特别同意大总统的概念,这是就是北京,北京上海过三千万人了,北京三千万人分分钟就能过,可能统计的数据是两千多万,但是实际的人已经过三千万人了,这么大的庞大基数上,房子如何如何用一些什么,还需要费很多的手段,尤其是钢需性的住房,不需要太多,只要经营产品,产品很好,顺理成章就顺下来了,产品不好就会用手段去做,但是产品先做好就可以,而且通州这么好的人文、地理、环境,咱们先不说历史,就是说它包含雾霾天,通州都比市里要舒服多了,冯老师还没事跑步呢,绿肥这些,多核肥水,这些都是先天性优势,生态资源这一块还是非常好的,又近,像咱们说去平谷,平谷太远或者是雾霾相对清,但是通州相对来讲,它的交通发达,整个环境也比较好,不用其他的了。

  主持人:刚才宇飞总提到了,这个项目确实提前了几年,做早了。这个也承认了,其实我知道咱们这个集团,是京城几大俱乐部之一,其实你们是不缺高端的,你们是不缺客户的,我想您说的这个时候,从富华集团角度来讲,因为富华从长安俱乐部开始,紫檀博物馆也好,包括酒店、公寓,其实一直以来,包括现在在售的长安泰禾,一直以来是做物业、商业都很多,从这个角度上来讲,确实是高端资源很多,但是其实我们更多的是把对高端资源的理解,也就是说体现在产品上,同时反过来你讲,高端资源来去购买,但是我们说我们所做的项目,是金字塔上最顶级的一批人,它不是一个相对来讲偏中上,而是最顶级的,像北京这样的是差着级数呢,刚才大东说,要找一个两千万、三千万以上的人,北京比比皆是,这个一点都不用愁,但是在往上的层级上就不一样。

  张键:可以再给你讲一个案例啊,我到这才四五个月的时间,但是亲身经历的一个案例,本来我们想自己创一个记录,但是这个记录现在没创成,可以跟大家一块聊天的东西了,那个手机没带,有一个短信我存的,我们碰到了一个客户,跟他接触了一下,他肯定不是长安俱乐部的会员,因为都知道泰禾院子,现在一提这个,本能的都知道还卖呢,第一反应是,第二反应是挺贵的,肯定是这个,就这两个反应,但是就是说,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产品,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产品,我觉得不要说就这些客户或者怎么样,就自己业内人士80%人都不太清楚,必须现在你得去看,就是说碰到一个什么样的客户呢,都东西老院子有什么十二宫,就大的几个一体,三个亿到五个亿人口宫的产品,是看上我们一套,非常小的,是一千一百平米的,谈的很好,一个月之内来了九次,开了自己的劳斯莱斯,价格什么都谈了,最后老板没买,正好我们老板还在北京,谈到晚上夜里十一点半,客人等到十二点。

  主持人:为什么不卖呢?

  张键:一会儿再讲,先谈的价格,如果签了的话,目前是北京最高的单价,一千一百多平米,如果签了的话,单价最高,那就是单体的这种总价最高,在那个区域能不能卖到这个价格,我们想的这个价格能不能卖到,2.2个亿,怎么能冲到这个价格,没问题的。

  主持人:那为什么没有卖呢?

  张键:实际上单独从价格上来讲,老板的要求是卖到2.4、2.5亿,其实他不是这两三千万的事,最后那个客户给我编了一段客户,很长的一个短信,这是业主写的吗,这怎么像房地产的文案了呢,真有冯老师这个水准了,我一点都不夸张,这些就是大致的意思。

  主持人:转发给我看一眼。

  张键:没问题,有些话我自己都快背下来了,他说我知道黄董不差这三五十个亿,更想找到与十二宫匹配的业主来入住,什么样的人能够住,这种房子是需要千古以来,无数帝王,追寻的无尚心灵法宝,这才是这次,接近我自己的最大能力最高依归,写的很长的一段。如果单独从价格上来讲,刚才宇飞讲只谈价值不谈价格。

  主持人:不是钱的问题。

  张键:真的是超出产品本身层面的东西,我真喜欢这种东西,前面还有一笔中央别墅区,最好的楼王在等我,诚意金我已经交过了。

  主持人:气你们一下哈。

  张键:也没有,就是三个项目,冯老师很熟的利宫,还有之前的九章(音),但是价格是你们十二宫的二分之一,价格不到十万块钱一平米,我这是二十万一平米,但我为什么要买你这个房子,就是因为你这个房子是千古以来,无数帝王都很想要的这个东西。

  主持人:这个人是干吗的?

  张键:年龄跟我一般大,七零年的,贵州人,做金融出身的,很低调的一位,我不知道他藏在哪,怎么来的呢?来北京不到两年的时间,在搜索链里面,搜索北京豪宅一亿以上。

  主持人:看中国日报网房产频道

  张键:对,这个我跟他聊过,就在百度里面输入这个东西,就会出来很多,我很有可能去看,就这么来的,刚才你问宇飞,他们本身这么多年的积累,肯定是做常规理解的,高端资源是不是很多,从这么多年的积累上来讲,有一些先见性的优势在里头,是不是产品一推出来,我这二十一套就全没了怎么怎么样,我找几千万亩。

  冯国亮:卖法不同,顶级的高端和普通的,我们说常规钢需房卖法不同。

  张键:对,打法不一样。

  主持人:所以说这个阶段,我就差不多以《中国日报》是以隐讳阶层的读者去,是政部级的国家媒体,看中国日报网的,当官都是最大的当官,有钱都是特别特别有钱的,关注国际化,所以想把你那些企业会所卖的更快。

  其实通州区域积攒了四五年的力量,终于迎来了爆发的契机,包括刚才我们有这个,已经定下来这个事,人流往外迁的话,关于通州区域这一块的话,河北有一些是有点试,通州有没有点,具体在哪扎堆,或者怎么样,就是有一些政策方面,跟我们分享一下。

  王冰:我说的不是内部消息,这也都是你们大众媒体上面出来的东西,我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渠道能拿到什么东西。我可能在通州待的时间长一点,有一些东西一直在那边看,在加上当地的盖房子,你们销售可能少,我等于是从上到下都得看,从前期的建委、规划,跟领导们天天没事聊,或者找他们办事之类,总得找他们,好多事情也听他们说,但是有一些事情,就包括通州现在不是在弄城市治理,因为通州说句实话,外来人口多,通州有很多长时间不能解决的,作为北京的税城一个东西,长时间积累了很多,包括流动人口在那边摆摊、设点,各种的小产权违法建设,通州这些方面也是很大的问题,全北京市50%的违法建设集中在通州,包括通州现在的书记都是很头疼,包括城管、法院等,从去年就一直在说这个事,前几年你们可能也看到,宋庄那边整个的高楼,十几层的从楼顶往下炸着拆,拆了六栋,已经竣工了,最少得十几个亿扔进去,全部拆平了,现在小产已经到了什么地步,你可以到通州看,漂漂亮亮的特别好看的房子,十几栋、二十层的高楼土地证没有,就弄去了。

  通州现在,想把价值体现提升起来,不完全是五核一点那一块,还是有很多东西要解决,包括宋庄和附近周边的这一圈,有很多的东西都需要去解决的,不是那么简简单单的,它现在是一个机会,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机会,因为北京市给运河核心区拆迁,给了两千亿,这个大家都知道,两千亿其实就拆了18.5平方公里,通州的边上还有几百平方公里的城区,如果想整个搞起来的不是那么容易,需要很多的阶段,我们现在也在到双机场线开通,包括以前的那个影城落地,包括通州区的医疗服务中心区落地,现在政策性的东西都批了,地也留出来了,等你什么时候往里扔钱了,咱们现在看项目都已经圈了,地也圈了,项目也批了,中间这边基础建设也风风火火干起来了,拆迁力度也很大,两千亿都拆进去了,我的一个朋友,他也是在拆迁中受益了,他们那一批人抓了好多,也有很多在北京市大力支持情况下,他们通州也有很多内部需要解决的问题。

  总的来说,通州是一个发展起来,是需要时间消耗过去的顽疾,还有不好的定位,包括通州自己,可能老领导搞错的东西,需要慢慢的修正,所以我说从今年开始,一个是大的腾飞的起飞,包括我们过去了,包括我们在那,今年卖房子是不是早了点,都有这个想法,好多人都有这个想法,尤其是稍微高端一点的牌子,想做到三万五、四万以上的这些房子,大家都有一些现代卖的是不是稍微早一点,可能通州这两年也是酝酿,浮起来一大批钢需的,也都连做了好多项目,包括外地的开发商,我看他们也过来做项目,我总觉得他们这个时间,大家可能都觉得,都认为五年到十年之内,通州是一个大腾飞的过程,大家都觉得现在做是不是早点。

  包括我们也是,我们在通州可能就这一块地,就更惜售,差不多前面做到三分之一做到一半左右,把原来老的成本都弄掉了,剩下就不召集了,就选择客户卖,我觉得这个不完全是最高贵的房子才会有这个想法,因为说句实话好多房子都是,通州也是大北京的范围之内墙头宝,通州能够一定范围和一定方面能代表北京房地产发展方向,现在北京房子不愁卖,肯定有烂尾的现象存在,但是大部分房子,只要价格定的合适,肯定是能卖得掉,不可能说房子卖不掉,很难出现这个情况,包括南面小铺,十几层的小产权,连房本都没有,人家卖的两万块钱都卖掉了,这个都不奇怪,这个是大的环境,大家都认为,包括今天我跟你说的,北京为什么要搞人口外迁,他们觉得北京现在承载的东西太多了,教育资源包括八零后的这些,我也是八零后,一说教育子女,教育的问题,可能要考虑这些问题,但就北京你说句实话,我们现在已经在北京会选去西边,可能是包括老的海淀教育中心的资源,但是更多的时候是想,其实我已经来了北京,很多教育资源已经天生的获得了,因为我不用说别的,只要在北京考试高考,同一个学校,同一个专业,同一个位置,我就比别人低二十分,这百分之百的,包括我那年高考也是,我进去之后毫不脸红的说,我是我们全系里面倒数第二,倒数第一是另外一个北京姑娘,它是特殊进来的,北京你已经进到这个圈子里面了,就已经享受到了很多的福利,包括别人可能说,我背着老父亲到北京来看病,我可能还要找房子住,怎么怎么样,在北京打个车就过去了,因为我在北京时间长了以后,很多东西都是天然的就形成了,有的时候大家都没有意识到我在享受到北京的福利,两块钱的地铁你跟上海比去,十块钱的出租车你就跟上海比去吧,已经天然的形成大量的福利,为什么这么说,现在有一些楼有崩盘的压力,很多可能存量在疯狂的增长,但是北京市去年通过一年贷款的各种手段去压,存量房一直在往下走,从2010年开始,存量房年年走低,地也不是放的特别厉害,今年可能还有一个好事,我也是听了,预售的这个开闸了,四万以上的房子一下子放了四个,第一个就是北京院子,均价在七万七,最低是六万三,从六万三到八万七。

  主持人:那三个项目是哪个?

  王冰:这个还真忘了。

  主持人:中赫的批了吗?

  王冰:没批。起码现在的信号,包括习近平上台之后,给出的很多信号,我把更大的力量已经从现购,从政府指导这些东西,慢慢在往资助商品房政策落实,你看这些已经是去年一年,前年都没批这么高,现在第一批四个,全是四万以上的,两个六万多的,两个四万八九的项目,包括我们那个项目,去年也是报了一次预售也是没批,今年也是重新报了,估计年前年后能批下来,差不多也是四万左右,三万五以上,感觉上通州包括北京大的环境,通州不能把它完全独立起来去看,它是北京的一个风向标,很多东西是北京的很多信号在里面,因为它跑在最前边,包括很多东西都到这边来尝试,我觉得现在政府给通州的,包括我听到的信,看到的这些,想把通州还是作为过去的这些,就像我刚来的时候说的那个,大家认为,现在北京市政府,可能意识到通州的定位,从原来的错误,变成正确的东西,过去是认为想把中间的人往东边拉,通过通州再往东边,往河北燕郊去附设,但是这个放心错了,实际上形成一条输送通道,反而把燕郊这些人在往北京中心输送,但是现在发现这个输送通道以后,在运河设计一个桥头宝,在这给你设一个东西,别让你们都到CBD,做一个产业新城,他们现在的规模,我看那边也有,包括他们招商卖地的资料也有,他们那边的规划是要二十万左右的容纳量,可能要把现在整个通八通线,每天输送量要截留80%,它是这么一个希望,提供20万就业岗位,天天挤着往城里近,晚上出去的,就结束了,不在往城里走了,如果更好的话,再从里边再吸纳出一部分人出来,可能一部分高管到这边来,把一些金融的他们一些新的,包括现在大力倡导的文化创业产业的这些东西弄过来,我听了信大概就是这么个想法,但是他们自己也说压力挺大,确实挺困难,通州现在的人才比例还是偏一些,稍微偏低一点还是多,因为大部分好的人才,还是集中在朝阳、海淀、东西城,尤其是这些人才他们有钱,他们现在还不完全认可通州的价值,因为通州没起来,我去了那以后我找工作还是要进城上班,还是要很麻烦,所以大家都觉得,很多人现在处于观望态势,我跟很多朋友,包括他们在键位搜索,我说你们不到通州设个点,不去买一套,那帮人就拍脑门说,这有市场吗,我们过去以后,这做的了吗,因为他们有做金融的,包括原来我们认识一些做婚庆的,我觉得是一个点,很多创业的一批人都在那边,好多中小企业典型的一些代表都在那堆着,我老往那边跑,可能有五六个朋友,我说你们不到通州去,他们就说看看,看看,还处于看看。

  冯国亮:比较合适的办公楼也少。

  王冰:包括绿城那边。

  张大东:他们家写字楼开盘卖光了,因为我去年得到一个,因为我跟这几大行关系都不错,都是合作伙伴,跟他们了解,大家一块聊天的时候,要的就是通州的写字楼,是每年的开盘放量,和你的销售量是一致的,也就是说每年只要开了写字楼,就没有存量,没有写字楼存量。

  王冰:但是通州现在我有一个想法是,现在买的人还不完全是住的,大部分都是投资的,你真的上他们过去的话还是需要时间。

  冯国亮:产业转移还是需要,未来通州写字楼非常大,有可能搞的五百多万到一千多万平的话,你就按人头算的话,需要多少人。

  王冰:但是现在国贸CBD,包括自己经贸街上,我觉得这一部分人,东边这一部分写字楼市场,都已经四百块钱,我觉得是普普通通,国贸三都已经七百多了一平米。

  张总:中赫在国贸三办公。

  张大东:很厉害,我都没敢进去过。

  王冰:像吴总他们办过活动。

  主持人:下一次我把论坛放到那边去。

  主持人:谢谢各位嘉宾,今天来参加通州区域论坛,希望大家以后常来《中国日报网》做客。

 

现场嘉宾
现场嘉宾互动
活动现场嘉宾云集
嘉宾对婚房各抒己见


本期专题
统筹:吴海花 编辑:王明 赵静 赵金鑫 李昊 联系电话:010-84883495 邮箱:wuhh@chinadaily.com.cn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北京英信联信息咨询公司)独家所有,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