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一房产商在厕所上吊身亡 生前遭多人催债

中富房地产公司的气氛焦虑而烦躁。张勇(化名)踱着步,从房间的这一边走到那边,一会坐下,一会站起,一会又到屋外的走廊里看看。“我前天就来了,今天是第三天。”他说。

他是作为债权人,来中富房地产公司协商解决欠款问题的,还有372位个人及单位面临着与他同样的处境。

9月24日,鄂尔多斯市中富房地产开发责任有限公司(下称“中富”)法定代表人王福金自杀身亡。虽然今年下半年以来,已经出现部分房地产老板因资金链紧张外逃的事件,但因此而死亡的尚属首例。

现金流紧张压垮中富

一位债权人告诉记者,王福金自杀前遭到多位债权人催债,王福金自尊心又特别强,可能因此导致自杀。王福金上吊自杀的厕所和一间装有公司重要材料的办公室被贴上了封条。

与很多出现问题的房地产公司一样,中富的问题是信贷紧缩环境下资金链极度紧张。

中富于2007年10月18日成立,只有两名股东——郝小军和王福金。王福金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持有公司30%的股权,郝小军持有70%的股权。

2008年,中富投资开发了“国电富兴园小区”项目,项目总建筑面积107870.65平方米,其中住宅面积80001.98平方米,商业用房面积22925.46平方米。中富公司在经营过程中共向373家个人及单位举债2.63亿元。

目前,项目主体工程已经完工,部分附属工程正在施工中,预计明年六月前竣工。住宅于2010年开盘销售,已经收回首付款817.053万元,尚有约1.5亿等待办理按揭贷款,商业用房拟于近期开盘销售。

国电富兴园工程的总造价约1.97亿,并已经根据工程进度支付了约1.37亿,剩余工程款一部分在竣工结算后支付,一部分将作为工程保证金于验收后满一年进行支付。

此外中富还有2.63亿元的民间债务,但无任何未偿银行贷款。

根据中富的计算,公司现有资产价值按市值估计为4.91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3%。“资足抵债,不用担心。”一位中富公司员工称。

然而,现金流紧张导致了一系列麻烦。多位知情人士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项目售房按揭贷款没有按预期办妥,导致公司现金流出现困难”。

2.63亿民间借贷成本不菲,多位债权人向本报记者透露,他们给中富的利息为3分(月息3%),也就是说,中富每个月都要为此支付789万元利息。同时,约1.5亿的房屋按揭贷款迟迟无法获批。

但中富的资金链究竟紧张到何种程度仍是一个未知数。一位向中富放款2000万的债权人告诉记者,她应于9月中旬拿到的利息还没有得到。但另外两名债权人称,在9月20日左右刚拿到过利息。

中富两套方案清偿3.2亿债务

中富还向政府伸出了求援之手:“为了保证具体方案的实施,恳请人民政府要求人民法院对部分债权人的财产保全申请或诉讼暂不予立案,以防止出现债权人哄抢我公司财产的现象出现。”同时,中富希望政府帮助公司申请贷款,以及对应交规费予以免交或缓交。

对于第一个方案,中富公司的抵债资产为“国电富兴园小区”的商业房、摊位、公寓、地下车位等。并对抵债资产的面积、价格和目前使用情况进行了详细的说明。

例如小区1号楼1号,面积259平方米,属于底商。中富公司列明“每平方米价值为18000元,按照16000元折抵债务,折价为414.4万元(施工单位临时占用)。”而地下车位则按照每个12万折抵债务。

采用此种方案的债权人,需在10月15日前持借据原件到公司登记债权,自行看图选择拟接受的抵债财产,并签订债务抵偿协议。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编辑: 大力 标签: 中富 房产商 债权人 上吊自杀 催债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300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